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
特色版本演示

繁体版
平台下载网站
简体版
更新日志
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
客户端旧版
> 吉利体育在线
APP指导
> 关山路迢迢

关山路迢迢

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提供了小说《吉利体育在线》21世纪是体育资讯最火爆的年代,各种有趣的体育资讯都非常的多,在这里小编向推荐一个吉利体育在线软件大全,这里面有几款质量比较高的吉利体育在线直播APP。相信每天有阅读体育赛...

从蜈蚣沟出来远远的就能看到沙河。李白脸猛然看到细沙河河边不知何时已经立起了几个帐篷,外面还有鬼子兵晃来晃,看样子鬼子的指挥部就在这。李白脸暗暗点头,当初王老就不止一次的说过,打起仗来万不要小看鬼子兵,这些鬼子个个的都精着呢。就象现在,子把指挥部立在细沙河边就是非常有讲究的事情。那细沙河面宽阔,此时正是隆冬,河面早已结冰,看上去视野非常开。任何部队想要在河对面对鬼的指挥部发起攻击而想要不被子发现都是不可能的,这样一,对面白石沟许三姑的人马基就指望不上了,一条细沙河现对于鬼子来说就成了天然屏障而在鬼子指挥部的正前方则是马岭下的曾家屯,现在整个屯里听着都乱糟糟的,不用问鬼兵和伪军肯定是在封锁村子。且就目前看来,鬼子兵一方面河为障,拦住了许三姑的人马一方面又封锁村镇,将正面的胁消于无形,再派小阎王带着把李白脸堵在蜈蚣沟里出不来别看鬼子的人马不算太多,但在细沙河边稳如泰山,大杀四,“穷党”的人连一点基本的击都组织不起来。李白脸叹了气。说实话,他刚从蜈蚣沟出的时候,还想着干脆就潜进鬼的指挥部,直接干掉黑田,给来一招釜底抽薪。可照现在看话,自己还没摸到细沙河边,让小鬼子的机枪给打成筛子了无奈之下,李白脸只能远远的了几眼鬼子的指挥部,再绕过子往牵马岭老营而来。真正让白脸纠心的还是王老道到底咋事了?难不成真的象小阎王说那样让鬼子给抓了?要不然的这老营里边咋一丁点动静都没?可李白脸又摇了摇头,那王道可不是个好相此的主,脑袋转就是百十个鬼主意。要不咋,他和蝎虎子都能投靠王老道“穷党”呢,就是觉得王老道人靠谱,不是那种光凭着一腔血就和鬼子死磕硬碰的愣头青李白脸抬起头,从他的位置是以看到牵马岭老营的,可现在营里黑漆漆一片,一点灯火都有,更传不出半点动静,实在人无法猜到是咋回事。鬼子和军已经控制了山下曾家屯,李脸只能绕村而行,直奔老营。眼看到了山下了,李白脸心思动,却没有寻道往老营里去,是沿山而走。不多会儿功夫,条山边的小岔路已经出现在脚。虽然李白脸确认无人跟踪他却还是四下望了望,这岔路直一条秘密山洞,是王老道交待他的应急聚头之处,外人很难道。可也就是李白脸四下张望时候,突然间山边的草地里有沙沙”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李脸心头一惊。毕竟李白脸在参“穷党”之前也和蝎虎子一样是专干那打家劫舍勾当的悍匪尽管那走路之人极为小心,但对逃过李白脸的耳朵。李白脸住呼吸,伏于一株枯树之后,想若是真有小鬼子的人摸到了个秘密山洞的话,那小阎王说就肯定是真的。约么着也就是白脸心思一动的功夫,那脚步却突然消失了,李白脸竖起耳左听右听,居然再听不着半点音,不由得心头大骇。他娘的遇到了鬼不成?正当李白脸起的时候,一只手已经人后面轻的拍在了李白脸的肩头:“谁”李白脸只觉得头皮发麻,就他李白脸的身手,居然能被人么悄无声息的摸到背后,这些的江湖道不是白走了吗?显然方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的身份,不然的话,先是一刀子捅过来自己现在已经成了枉死鬼了。而李白脸却没那么客气,今天上处处透着诡异,鬼子疯了一的攻打他的蜈蚣沟,牵马岭老上又半点声音没有,蝎虎子与氏兄弟的人马不知所踪,李白现在哪还有心思和陌生人答话几乎连想都没想,李白脸猛的过身来,便在电石火光之间,把匕首刀已经抄在手里。他不开枪,怕引来鬼子,但那匕首却是直奔着身后之人的要害而。那李白脸也是在生死存亡的场上爬过来的,他深知这其中厉害,一出手就是夺人性命的招,那怕是杀错了,也总比枉的强。“咦?”身后之人果然想到李白脸会突然出手,但反却是不慢,李白脸的反身回刺经是拼尽全力了,可那人却反一挥,但听“嚓”的一声,匕刀似乎被什么东西拦住了。听音不象是木棍,但却也不象是器。是剑鞘!李白脸猛然醒悟。果然,那人用剑鞘先是拦住李白脸的匕首刀,却原势不改以剑柄对着李白脸,手按绷簧宝剑出鞘。李白脸暗叫一声不,但觉得冷锋扑面,不等李白后退,锋刺毕露的剑刃已经架了李白脸的脖子上,但觉得一透骨深寒,李白脸吸了口冷气便知这是一把销铁如泥的宝剑自己若是再乱动一下,一颗人估计就不保了。松油火把发出哔啵”的声音,还带着一股刺的味道。时尔有冷风从洞口吹来,将那些火把吹得乎明乎暗一如人心。白石沟的许三姑今约有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绿的花袄,此正拿着一块油布轻的擦拭着手里的盒子炮,口中一言不发。若是被鬼子看见许姑出现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一惊,因为按照鬼子的战术,在许三姑和她的人马应该老老实的躲在白石沟里才对。却不,这闾山地形复杂,无论是李脸还是许三姑这样的敌人眼中“贼猷”,进出这一亩三分地还不如入无人之境?只是许三的脸上现在看不出半点喜色,至是毫无表情。她一边擦着枪一边或是将弹匣卸出再推进去或是扣一扣板机,虽然她只是直的看着手中的短枪,但她的一个动作都让对面的几个人心肉跳。谁都知道,这许三姑当可是西山火狐狸的部下,有多本事到是可以放在一边,只是起人来却是象火狐狸一样的心手辣。因此上许三姑每次看似意的将枪口抬一抬,都让站在虎子后面的草上飞心头一紧。说草上飞大小也是见过世面,在蝎虎子后面几番枪林弹雨闯来的,然而今天面对着无声的三姑,这心里却越来越没有底他不由得看了一眼蝎虎子,但明显大哥蝎虎子可是比草上飞能沉得住气。尽管现在已经是冬腊月大雪飞的时候,可蝎虎却只穿了一件老羊皮坎肩,两胳膊上那一块块铁疙瘩般的健肉在松油火把下反着古铜色的,仿佛刀枪不入的金刚罗汉一坐在那里。有这样的大哥坐在面,凭谁也会长出一口气。所与草上飞不同的是,站在另一的齐三泰就越发显得有些大大裂,甚至还偶尔用眼角扫一扫三姑身后的俏丫头。草上飞暗踢了踢齐三泰,草上飞可还记,上一个敢对许三姑的人动手脚的家伙,是被许三姑大卸八扔在了细沙河的河滩上,连个收尸的都没有,最后是被野狗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功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