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
    ios下载平台

  1. 都市小说
    ios游戏下载app
  2. 历史小说
    各种活动
  3. 科幻小说
      苹果下载中心
    1. 游戏小说
        怎么样
      1. 女生小说
        资料下载区
      2. 其他小说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
      3. 排行榜单
        哪个好怎么样
      4. 书库榜单
        游戏下载大全
      5. 完本小说
        周边推荐
      6. 繁体版
        安卓下载
        简体版
        自助下载平台
          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
            优势引导
            > 易购彩最新版下载
            策划技巧
            > 斑驳在心的光

            斑驳在心的光

            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提供了小说《易购彩最新版下载》⚽易购彩最新版下载⚽拥有最稳定的服务器,为广大玩家提供优质的游戏体验,易购彩最新版下载拥有彩种多样,玩法多样,是娱乐的最佳平台,欢迎...

            我这还没回过神来,突然手电筒上面亮了,照着我的脸。就听虎喊道:“老陈,还楞啥呢?快出啊!”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掀开这血葫芦就往上爬,虎子一手抓住我的手,把我拉了上去。到了上面就开始提裤子。就听虎说:“多亏虎爷还是童子身,老,要不是我守身如玉,今天你就代这里了。”我这时候总算是明过来那场雨是什么了,我说:“槽,我说这雨怎么一股子尿骚味。”“最近水喝得不多。你就将点吧。”虎子说着,用手电筒照照棺材里面,那血葫芦这时候脸下,趴在了棺材里。她竟然一动动了。虎子说:“老陈,封棺。我被吓傻了,经过这么一折腾哪还有力气,但是又不能不干。只咬牙把棺盖推回来盖上,虎子用子将棺盖上的棺钉一个个砸下去然后我俩把椁盖又拽回来,推进之后,封好。之后用河沙将坑填了。这一套干下来,东方见白。风还在吹着,很快就把我俩弄出的痕迹给吹平了。看起来,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再看虎子脸上,出了汗之后粘上灰土,已不像样子了。从他就看得出来,自己也是这个德行。虎子和我坐了河床上,背靠着背,他说:“陈,你跟我去北京吧。我估摸了下,一个金簪子,还有那块牌子怎么也能值个万八千的。我俩有钱了,可以做点小买卖。”我说“没户口能行吗?那不成了盲流了吗?”虎子说:“你不和我回的话,这两件东西我俩就分了。脆我俩就抓阄,抓到啥就是啥。说着,随手虎子就拿起了两个石,一大一小,他把手背过去,然把两只手伸出来说:“老陈,抓啥是啥,大的是牌子,小的是簪。”我伸手点了点左手,他两只同时松开,我选的是大的。他从包里把牌子拿出来递给了我。这牌大概四公分宽,七公分长,上有看不懂的文字。虎子说:“好是契丹文,这东西八成是辽代的千万别当金子就这么卖了,这是物。”我点点头,把牌子在袖子蹭了蹭之后,塞到了大衣里面的袋里。我俩回去大龙沟的时候天经大亮,虎子去找队长请假,说己肚子转着筋的疼,拧着劲的疼让我护送他回滦县。其实上学时就是这把戏,俩人商量好之后,个假装肚子疼,一个假装护送回。之后俩人就去河套摸鱼去了。和虎子离开大龙沟背着行李往回,先回了我家。我家就我一个人家里冷锅冷灶,除了我会喘气,耗子都没有。曾经何等辉煌的一富贵人家,这才几十年,到了我一代就这样了,难免令人唏嘘。以后再交代家里变迁的事,先说题。)虎子看了我家的情况之后语重心长说:“老陈,你还是跟去北京吧。你看看你,在家就一人,有啥意思?在这里一辈子你有啥出息?”我说:“我去北京干啥?”虎子说:“有本钱了想点啥都行。我们可以租房开个书。现在金庸、古龙、卧龙生写的侠小说多火啊,我们连租带卖,北京一个月也能混个两三百的不问题。”“那毕竟不是我的家。我说。虎子叹口气,他说人各有吧。随后给我写了个地址,说:老陈,你这样,你在家里要是呆了,你就去北京找我。我肯定安你。”我嗯了一声,然后去找我姨奶借了一瓢白面,扒拉了一锅瘩汤,我和虎子就在我家的炕桌给扒拉了。第二天一早,我送虎到了国道旁,等到了去滦县的公汽车,送走了虎子。我回来之后在家里捡了半月粪,拾了一垛柴。靠着东家借西家挪来那点粮食日,时间久了,也就没有人借给了。怎么办呢?我现在也算是被上梁山了,拿着那块金牌就去了里。在县里饿着肚子走了一天,没有能找到合适买家。有那种摆摊的老头,看了东西之后,直摇,给我三十块钱问我卖不卖。我在是气氛,心说这小地方就是不,不识货啊,这东西别说是金的就算是铁的也不止这个价吧。到种地的时候,别家都是一家一国,有人拉牲口,有人掌犁杖,有下种,有人施肥。我孤身一人,本就种不成地。想种地,连种子肥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啊!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在这里,根本就有办法生存下去。我给虎子写了封信,问他混的咋样,和他说了我的情况。半月后我收到了虎子回信,他让我立即坐火车去北京还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买车票之后给他打个电话,他去火站接我。说心里话,现在家里已没有一粒粮食了。我去火车站买,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火车票是样的一个宽两公分长四公分左右小纸板儿。我是第二天八点零五车票,中午十二点二十八分到北站。村里有一部手摇电话,我给书记送了一盒官厅烟,村书记才开了电话室的门。他帮我摇电话然后通过那边的话务员转接过去那边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说找子,她问我找虎子什么事。我说是虎子的朋友,我坐明天的火车北京,到时候需要他去接我一下那边女人说知道了,会转告虎子。我也没有什么好带的,几件衣,从大板柜里找出来一套还算新被褥,这被褥还是我祖母的嫁妆过来的,都是好棉花的。家里最重的东西就是一把梳子,还有祖留下来的一本叫《入地眼》的书这是一本有关风水的书,虽然看太懂,但这是祖父留下来的东西也算是个念想。我把那块金牌缝了自己的裤衩子上,都说火车上很多小偷,别的东西偷了就偷了这东西不能丢。从这天下午我就了顿儿,我也不好意思再找人借食了,就这样忍着,心说忍到明中午见到虎子就有吃的了。也是这天我才知道,这世上最难以忍的事情就是饥饿。我寻思着睡着就不饿了,但是偏偏就饿得睡不。我只能喝凉水充饥。在炕上躺了后半夜又觉得冷,干脆就下炕抱柴火烧炕,把炕烧热乎了我就缩在炕上忍着。到了早上的时候我饿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心生一,去敲响了隔壁的大门。经过商,他们给了我几块烤红薯,我把口那一堆粪送给隔壁了。也就是几块烤红薯,支撑着我走到了火站,准时上了火车。不然我双腿有一点力气,一动就冒虚汗,根是走不到火车站的。上了火车之,我就急切地盼着火车快点开出。火车在昌黎站停靠三分钟,这分钟,就像是等了三个世纪那么。火车开出去的时候,我看着窗,心总算是踏实了下来。我穷怕,也饿怕了。没出过门,更没坐火车,不知道火车什么时候能到京,还好我旁边坐着的一个戴眼的女老师也是去北京,她说要我着她,她下车的时候会带上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玩法信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