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
官网旧版

  1. 科幻小说
    最新V10.1版
  2. 游戏小说
    平台下载官网
  3. 女生小说
      ios版游戏
    1. 其他小说
      活动平台
    2. 排行榜单
      游戏规则
    3. 书库榜单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
    4. 完本小说
      官方下载网址
    5. 繁体版
      客户端下载
      简体版
      活动平台
      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
      各种活动
      > bet36体育在线台湾
      指导玩家
      > 不惑之时破土而出

      不惑之时破土而出

      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提供了小说《bet36体育在线台湾》bet36体育在线台湾手机版是一款比较好玩的棋牌休闲中心,还有多种的对战的活动,还有很多好礼物领取,好玩到爆,有很多在线帅哥美女,每天有大量的金币可以获取,持续的登录天数非...

      杜华青刚刚还咧开的嘴下子就噘起来了。易海伏在杜华青的耳边说了句话,杜华青噘着的嘴终于舒展开了。“新娘上轿了!”舅舅一声喊便蹲下来背着杜睿琪往外走去。“噼里啪啦…嘭……”鞭炮声又开始起。“哦,新娘子出来!”门外又是一阵欢呼。杜华青跟在后面双手着姐姐的婚纱下摆。上车,杜睿琪和丁志华坐后面,杜华青坐在副驾的位置上。杜华青第一坐小汽车,觉得特别新和刺激,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喜不自禁的样子。机把车子开得很慢,后两辆装满了亲戚们的公汽车也缓缓地行驶着。子沿着村道慢慢行驶,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乡们。“听说睿琪嫁了个官的儿子哦,你看坐的是黑色的小轿车!”一妇女看着行驶的车子神地说着。“可不是吗?样的轿车只有县里的官有坐的。你看我们这个里的书纪都只能坐那辆吉普。”旁边的妇女附道,难掩羡慕的神情。哎,睿琪不是和我们小的朱老师那个吗,怎么嫁人就嫁人了……”一妇女说道。“嘘,这个别乱说啊……”另一位人撇着嘴说。对方立刻闭上嘴巴了。车子慢慢驶过了村庄,杜睿琪看了自己任教的小学,一两层的楼房孤零零地伫在田野的中央。这个曾工作了三年的地方,给睿琪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忆。突然,学校门口的个身影窜入了杜睿琪的里,是他!朱青云,今的他一定很难受吧……到这里,杜睿琪不由得下了头,不敢再看那个悉的身影。迎亲的车队上了国道,车子开始快行驶起来。两边的白杨速地往后退去。杜睿琪着车窗外,长长的余河堤似乎在跟随着车子行。就在这条大堤上,留了多少她和朱青云美好记忆啊!当初朱青云放舅舅王建才对他的安排毅然跟着自己来到这个寞的村庄小学,这是杜琪没有想到的。对于朱云的执着,杜睿琪心里十分感动的。他们也曾盟海誓,这辈子非对方不娶不嫁。可是今天,己却背叛了当初的承诺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如不是因为那件事儿,杜琪或许不会走上这样的然之路——那是半年前一个周末,杜睿琪的家发生了一件让她伤痛彻的事情——那天,杜睿的爸爸杜雨生想把家里猪圈翻修一下。在原先基础上加固加牢并且扩一点儿。猪圈建在自家宅基地上,是不需要审的。这在乡村是很常见事情。可就在杜雨生卷袖子和裤腿儿使劲儿抡铁锹挖地基的时候,一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了雨生的跟前——“你这往哪儿挖啊?”咄咄逼的声音从杜雨生的头顶起来。杜雨生听到声音起头一看,原来是同村杜叶生,按辈分杜雨生杜叶生为大哥。“叶生哥,我这猪圈太小了,扩大点儿——”杜雨生道。“你往哪儿扩?嗯”杜叶生叉着腰站在杜生上面盛气凌人地说道杜雨生嗫嚅着嘴,看了杜叶生,“我这是在自的宅基地上扩啊!”“家的?”杜叶生摆开双叉腰站在那儿,一只脚上了杜雨生的铁锹,“是我家的地!”杜雨生辈子老实巴交,谨慎为,从来不和人争抢什么可今天他是在自家的宅地上挖地基,碍着杜叶什么事儿了?“叶生哥我这没有占到你的地儿?”杜雨生弱弱地说道杜叶生微微弯着腰,靠杜雨生,轻蔑地说道:你现在挖的地方,就是家的自留地,念在你叫一声大哥的份上,你把填回去,我就不追究了”杜雨生虽然老实,但也是有骨气的人。杜叶这明显是在欺负他,明是他的自家地,杜叶生说是他家的!杜叶生就仗着自己老婆的娘家人势众,仗着他的大舅哥镇政府的一个小头目,是在村里耀武扬威。“生哥,我挖的是自家的,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杜雨生也毫不示弱地说。“哟呵!杜雨生,你是长胆子了!敢跟我叫?”杜叶生马上发威道“识相的,赶紧给我填去,再也别挖了!这地老子还等着盖楼房呢!家这猪圈,趁早扒拉掉”杜雨生气得直喘粗气他倔强地反抗着,不仅有停下来,而是用力地开杜叶生,抡起铁锹再挖了起来!“他玛的,脸不要脸!”杜叶生马吼道,“来,给他拎起!”杜叶生说完,就和在他身后的两个儿子一,架着杜雨生的胳膊一子就给扯了上来,并且杜雨生重重地甩了出去杜雨生被他们这么一甩腰椎直接撞在地上,顿就疼得起不来了!“你——”杜雨生痛苦地看他们,腰椎上的疼痛一紧似一阵,让他几乎无动弹。“我告诉你杜雨,你这猪圈不仅不能扩,就连原先这个都必须拉掉!这块地,我要定!”杜叶生盛气凌人地道。“你们——”杜雨疼得龇牙咧嘴,嘴里就能反复吐出这两个字了看到这架势,很多村民过来围观。杜叶生父子人对付老实的杜雨生一,这让很多人心里大为满。可是,谁也不敢吭,谁也不敢出来劝阻一。因为杜叶生从来就是样对付村里人的,大家是敢怒而不敢言。闻讯来的易海花看到丈夫被在地上疼得无法说话,时就冲上去扯着杜叶生衣服——“你凭什么打?啊?”易海花一手扯杜叶生的衣服。没想到叶生丝毫不顾及易海花个女人,毫不犹豫地就起大巴掌打了易海花一响亮的大嘴巴子!“草娘的,敢扯老子的衣服找死!”杜叶生边打边声骂道。易海花只觉得己的脸上顿时火辣辣地了起来,用手一摸,嘴已经流血了!而杜叶生了易海花之后,带着他两个大儿子,转身就耀扬威地走了!围观的村都不由得发出一阵嘘嘘!这杜叶生太没人性了连女人都打!易海花看自己的男人被打得坐在上不能动弹,自己又被给打得嘴角流血,屈辱泪水不由得滑落下来!杜睿琪知道这件事情的候,父母已经在镇上的院里了。看到父母如此人欺负,杜睿琪要去找叶生算账!可是,妈妈拉住了她,流着泪说道“孩子啊,算了,我们不过人家!人家有权有,人多势众,你去找他只能是自取其辱啊!我村里,哪个人敢和这家斗啊?”“妈——我们能这么无声的忍让,就跟他理论,他们这样太分,天理难容!”杜睿伤心而又愤怒地说道。孩子啊,胳膊拗不过大,何况他们家镇里县里有人,我们怎么斗得过们啊!”易海花流着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收藏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