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
建议推荐

平台怎么下载
  • 都市小说
    开户在哪
  • 历史小说
      是个什么鬼东西
    1. 科幻小说
      下载推荐
    2. 游戏小说
      功能综合
    3. 女生小说
      官方版可靠
    4. 其他小说
        游戏下载大全
      • 排行榜单
        软件官网下载
      • 书库榜单
        ios软件下载平台
      • 完本小说
        支持哪个好
      • 繁体版
        安卓下载
        简体版
          开户在哪
          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
          ios游戏下载平台
          > 银河体育平台娱乐
          苹果版Store
          > 星空战记之龙魂兵团

          星空战记之龙魂兵团

          首页 - 东北亚标准法规信息服务平台提供了小说《银河体育平台娱乐》提供银河体育平台娱乐全文阅读,提供银河体育平台娱乐最新章节阅读,提供银河体育平台娱乐免费下载.

          我微微一怔,迟疑的问道“方哥,这么晚打电话,事吗?”方正源叹了口气语气低沉地道:“小泉,出来一下吗?”我沉默了会儿,小声道:“方哥,晚了,改天吧!”方正源轻摇头,以不容置疑的口道:“今天吧,我在小区面等你。”说罢,他挂断话,摸出一颗烟,皱眉吸起来。我拿着话筒,沉思久,终于下定决心,麻利换衣服,推开房门,走了去。来到小区门口,却见正源站在路边的阴影里,独自发呆,他走前去,轻道:“方哥,什么事儿,吧。”方正源笑了笑,声异常干涩地道:“小泉,段时间,身体恢复得怎么了?”我点了点头,微笑:“还可以。”方正源叹口气,有些内疚地道:“不是因为我,也不会出那子事,抱歉了啊!”我笑摇了摇头,轻声道:“怎能怪你呢?时间巧合而已最多是怪那天不走运。”正源点了点头,深有感触道:“是啊,命运这种东,看不见、摸不着,但有却偏喜欢捉弄人。”我笑笑,没有接话,半晌,才探着道:“这些天怎么样你们两口子,没再吵架吧”方正源又掏出支烟,拿打火机点,手指却微微发,他狠吸了一口,声音沙地道:“还成,挺好的,近很少拌嘴!”我微微一,点头道:“那好,只要不再赌了,专心干点事情你们两人的日子不会错的”方正源咳嗽了几声,欲又止地道:“小泉,你应清楚我找你出来的目的。我心跳登时加快,又觉得些尴尬,沉默了好久,才息道:“方哥,那件事情是不提了吧。”方正源深了口烟,摇头道:“别反,你答应过的。”我微微眉,诧异地道:“怎么,同意了?”方正源点了点,苦笑着道:“她的性子我非常了解,没有强烈反,算是默许了。”我将信疑,轻声道:“方哥,你不是,呃!……误会他的思了吧?”“不会的!”正源把香烟丢在地,用脚踩了踩,淡淡地道:“女总是心软,只要耐心些,是能说服的。”我揉着太穴,苦着脸,心情复杂地:“这样做,我总觉得不好。”“是啊,是不太好可除了这样,还能有什么法?”方正源小声嘟囔着伸手从裤兜里摸出一把钥,语气坚定地道:“这个你,我今晚不回去了。”站着没有动,而是轻声劝:“方哥,你再想想吧,太草率做决定。”“拿着”方正源拉过我的手,把匙塞到我掌心里,轻轻一,又点着一支烟,狠吸了口,剧烈地咳嗽起来。我着钥匙,非但没有半点欣之情,反而觉得,心里像了一块铅,沉甸甸的,压他有些透不过气,半晌,轻声道:“方哥,你要去?”“你别管了。”说着方正源摆了摆手,深一脚浅一脚,步履艰难地向远走去,没过多久,那个萧的背影,消失在苍茫的夜之。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几分钟后才转过身子,返家,斜躺在床,摆弄着手钥匙,却始终无法下定决。方正源黯然离去的背影和宋嘉琪俏丽的身姿,在前交替晃动,搅得我有些神不宁,直到凌晨一点多,我才悄悄坐起,顺手拿那份资料,蹑手蹑脚地下床,摸黑离开了家。楼后我站在门口深吸了口气,着钥匙打开房门,悄悄溜屋子,却发现卧室那边的居然敞开着,里面还透出黄色的灯光。关房门,我变得格外紧张,心里突突跳,前方灯光里,像有一无形的绳索在牵引着我,步步地挨了过去。进了卧,见床头柜小巧精致的台,依旧亮着,可身着粉色衣的宋嘉琪却已经睡着了平躺在床,她没有盖着被,手边还放着一本杂志。走到桌边,把资料放下,了把椅子,静静地坐在床,看着床的睡美人。宋嘉此时已然卸了妆,但素面天的样子,却更加显得清秀美,那张白.嫩的脸蛋,泛着淡淡的红晕,唇边仿还带着浅浅的笑意。而那粉红色的睡衣,轻薄如纱根本无法遮挡住那曼妙的材,原本婀娜多姿的体态此时显得更加优美,曲线露,胸前那对丰挺的乳.房,更是诱人地隆起,任何候,都能吸引人的视线。这样活色生香的女人面前没有谁能够经得起诱.惑,不知不觉地,我的呼吸变有些局促,身体也发生了妙的变化。只是我并不确,宋嘉琪是否真的默许了因此,他并没有任何轻薄举动,而是手托下颌,静地凝视着她……过了许久我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伸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悄声的道:“嘉琪姐,你醒。”“嗯?”睡梦的宋琪翻了个身,把两条白生的小腿蜷起,咕哝一声,没了反应,并没有被我唤。我微微一笑,为她拉被,又俯下身子,在她的耳轻笑道:“嘉琪姐,屋里贼了,还不快起来?”“吵,你个臭小子!”宋嘉睡得正香,迷迷糊糊地嚷起来,忽然间惊醒了,一碌坐了起来,她下意识地起双手,遮住胸脯,呆愣地望着我,失声叫道:“泉,你是怎么进来的?”呆住了,心情立时跌落谷,犹豫了一下,从身摸出把钥匙,放在枕边,轻声:“嘉琪姐,这把钥匙,方哥给的,他没和你提起”宋嘉琪忽然想起了什么脸颊像火一样烧红了,她过头,轻吁了口气,声音漠地道:“是提过,但我想到,他竟然真的会这么心!”我摸了下鼻子,表有些不自然,试探着问道“嘉琪姐,那你打算怎么?”宋嘉琪缩到床尾,拉被子,遮住身体,有些委地道:“他把钥匙给了旁,我们的夫妻之情也走到头了;你接了钥匙,咱俩姐弟之情也没了,从此一两断。”我神色微变,语凝重地道:“嘉琪姐,你认真的?”宋嘉琪咬着被,伤心地道:“是的,你两人,都太令我伤心、失了。”我心一痛,悄声的:“嘉琪姐,你说的对,这件事情,我的确做错了无论如何,我今晚都不该来的。”宋嘉琪转过俏脸满怀心事地叹了口气,一不发。我站了起来,缓缓到门边,停下脚步,轻声:“嘉琪姐,桌有份资料你抽空看看,或许会对你些帮助。”宋嘉琪双手捧,默默地流泪,半晌,才声道:“小泉,桌子的抽里面,有一份礼物,本来祝你……你拿去吧,咱们人,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好吧,嘉琪姐,我听你。”我叹了口气,返回到边,拉开抽屉,拿出那份装精美的礼品盒,回头望一眼,恋恋不舍地离开。到家里,我躺在床,拆开盒,从里面取出两个做工巧,栩栩如生的泥人来,一个穿着花裙子,娇俏可,另外一个则是西装革履高大帅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